jerry o

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。

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,我借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。


from 海子《以梦为马》


Kintamani, Bali, 2016.

评论

© jerry o | Powered by LOFTER